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旅行社

講好中國故事 展現專業素養

時間:2019-10-08 來源:中國旅游報 作者:

剛剛結束的“第四屆全國導游大賽”上,躋身前5強的選手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為時代背景,圍繞“講好中國故事”進行了主題演講。本期,我們刊發這5位選手的主題演講,以饗讀者。

張曉旭:帶著信仰在工作

小時候我記得中央電視臺有一堂節目叫《正大綜藝》,主持人的經典臺詞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那時,我的夢想就是能夠走遍祖國的大好河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當年報高考志愿時,我鄭重地選擇了旅游管理專業。畢業后,我如愿成為一名導游員,終于有機會了解那些之前只出現在地圖上,但從未踏足的地方。帶著對這份工作的熱愛,我在導游崗位堅守了10年。面對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當我把最美的山西講給他們聽時,真的無比自豪。

10年間,我未敢懈怠過,在烈日下,我從未帶過墨鏡與客人講話;在嚴寒中,我從未帶過手套為客人指引;在旅游旺季,即便嗓子近乎沙啞,也要把該介紹的內容一點不落地講完。因為我總覺得客人來一趟山西不容易,讓她們錯過了任何內容,都是我的失職。我的同事形容我是“帶著信仰在工作”,我想這不僅只是我個人的信仰,更是每一位想要講好中國故事的導游員共同的信仰。

10年,我從一個白凈的小姑娘,成為今天黝黑的老導游;10年,除了休產假,我從未離開過自己的崗位;10年,我結交了天南海北的朋友。春天我能吃到山東朋友寄來的櫻桃,夏天我能嘗到嶺南客人送來的荔枝,秋天我能品到最地道的大閘蟹,冬天我能收到一箱箱的冬棗。

如果您想問,是什么讓導游能數10年如一日地堅守在自己崗位上?我想告訴您,是我們為游客答疑解惑時,他們投來贊許的目光;是我們拿起麥克風滔滔不絕時,游客臉上洋溢的微笑;是在與大家分別時,依依不舍的擁抱和感謝;更是因為我們的付出,讓游客對我的家鄉、對我的祖國有了更深的了解和熱愛。這就是我們始終堅持講好中國故事的動力。

在旅游崗位上,我見證著祖國的發展。時代變遷給旅游行業帶來了巨大變化,我們的空調旅游巴士更加舒適安全了,高鐵和飛機出行更加快捷了,景區環境和設施更加完善了,社會服務意識大大提升了。旅游路線也不僅僅局限于在周邊看看,逐步走向全域,走出國門了。

我的導游工作也從開始單純的向導、講解員,到今天成為歷史文化的傳播者,文明旅游的倡導者,綠色環保的志愿者,游客安全的守護者。而走的地方越多,我就越愛我的祖國!

今天,我站在這里心潮澎湃,作為一名中華文化的傳播者,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一定“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以一名導游員的身份繼續向世界講述中華民族5000年的故事,為實現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盡自己的一分力量。請允許我以共和國女兒的名義,真誠地道出70萬中國導游員的共同心聲:爭做時代先鋒,講好中國故事!

鄒曉娜:下姜村,夢開始的地方

下姜村,被認為是中國夢開始的地方,也是包括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在內的浙江省四任省委書記的基層聯系點。這座位于淳安縣楓樹嶺鎮的小山村一直很有名,過去出名,是因為“窮”,當地流行一句話叫:“土墻房,半年糧,有女不嫁下姜郎”。

急于擺脫貧困的下姜人曾不惜一切代價,甚至把山砍禿。短短幾年間,6000多畝的林子不見了,群山成了瘌痢頭。空中繚繞著木炭土窯發出的嗆人煙霧,地上是被雨水一沖便肆意流淌的豬糞豬尿,蒼蠅滿天飛,腸道傳染病不斷……說起來難為情,當時,下姜村就是在這種環境下迎來了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他從淳安縣城顛簸了60多公里的“搓板路”,又坐了半小時輪渡,再繞了100多個盤山彎道才來到村里。看著被砍禿的山,他語重心長地說了一句:“要給青山留個帽。”

從下姜村回去不久,在習近平同志的部署下,“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在浙江全省拉開序幕:花5年時間整治和改造1萬個村莊、培育1000個示范村。自此,浙江開啟了人居環境蝶變之路。

全新的鄉村產業發展模式,讓每個人的夢都變得具體起來。姜麗娟是土生土長的下姜村人,和所有考上大學離開山里的人一樣,她從未想過有一天還會回到山里。但每次回家的場景都讓她記憶深刻,回家快了,道路美了,環境好了,她切切實實地看到了家鄉的變化。當第一時間得知村里在大力推廣發展民居民宿的時候,學設計的她激動不已,腦子里蹦出了很多想法。對于這個生她養她的地方,她有太多的回憶,有太多的感情讓她想回到這里。2016年,她辭去了城里的高薪工作,說服了家人,帶著滿腔熱情回到了下姜村。歷時9個月,建成了村里第一家高端民宿“棲舍”,就是棲息、回家、安定的意思。如今,在她的帶領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返鄉投身到鄉村建設中,還引來了每年50多萬人次的游客。

正如習近平同志在下姜村調研時說的一句話:“下姜村的發展,就好像一滴水,折射出全省農村發展的整體情況。”

面對這滴水,我們讀到了變化。從“兩山理論”到“鄉村振興”,10多年來,鄉村重新成為人們眷戀的地方。面對這滴水,我們也讀到了不變。這是習近平同志心底始終如一的牽掛。

讓我們記住下姜村,這個夢開始的地方,記住這從“一處美”到“一片美”的演變,記住一個時代如何在細微處漸漸脫胎換骨。

郭程:一位西方學者的中國情結

“武松背住包裹,提住梢棒,叉步進鎮,望見二旁邊道路寬闊,店面整齊,左手一家三間開簇展新的草房,草房外面豎了根簇展新的青竹竿,青竹竿上挑了面簇展新的藍布酒旗,酒旗上貼了張簇展新的梅紅紙,梅紅紙上,寫了簇展新的五個大字——三碗不過崗。”

剛剛大家聽到的聲音是一門傳承了400年的藝術——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揚州評話。40多年前就曾有人為了這個聲音、為了這個聲音所傳遞的中國文化,不遠萬里從丹麥趕到揚州,她就是奧斯陸大學教授,著名漢學家、翻譯家維貝克·易德波。

故事還要從20世紀60年代的巴黎開始說起。那時候大多數西方人對中國的認知,最多是中國的美食、美景而已。易德波在巴黎讀大學時,有一次從路邊餐館經過,無意間聽到了炒飯師傅的一句話:“帶一碗沙茸茸的香腸炒飯”。他覺得特別好聽,一問才知道這是“中國話”,這位廚師是揚州人,于是,她決定要去東方了解這個神奇的國度。

她真的來了,而且前后40年來了17次,從學說中國話,到學說揚州話,到接觸揚州評話,到研究王少堂的王派《水滸》。40年的光陰,我們可以做很多事,而她就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傳播中國文化”。她4次邀請揚州評話藝人去西方表演,拯救了400萬字老藝人的傳統書目,讓很多外國人了解了中國。

2018年,我有幸以導游的身份與她相見。她見到我第一句就問了一個非常專業的問題:“武松從河北柴進府中到山東景陽岡走了多長時間?”

我說原文是20余日,她笑著對我說,“昨天我從北京來江蘇才5個小時,過去可沒這樣快。以往每次來,路上實在是痛苦的。而今年,我坐著一輛叫作‘FXxingbullettrain’、快速而美麗的列車,只4個多小時就來到了江蘇。這實在是太美妙了。”

漫步在揚州古城,我問她,“你為什么要這么多次來到中國?”她告訴我:“因為故事。我是一名漢學家,我知道你們中國有很古老的故事,還有很多新發生的故事。我每次來了解到的故事都很有趣,也很美好。我想把這些帶到西方。”

她說,“我知道你是一名導游,我希望你們導游能成為新的馬可波羅,如同你們稱我是‘女馬可波羅’一樣。”

我看著她點點頭,“因為我們不僅有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更有時代變遷、民族的夢想,而世界也需要我們傳播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

敖燕軍:解放路上的小故事

作為一名導游,每次當我帶領團隊走到海口解放路時,總會用一種驕傲的口吻向游客講述中共瓊崖一大的故事,因為這座院落不僅改變了瓊崖革命的歷史,還見證了發生在解放路上邱家三代人的故事。

我看著這座兩進三間的四合院不禁好奇,這里雕梁畫棟、古樹繁花,放在當時的任何一個城市都可以稱得上是豪宅,它是如何與瓊崖革命聯系到一起的呢?帶著這樣的疑問,也為了更好地做好景區講解和服務工作,我輾轉見到了邱家老宅的歷史傳承人邱宏鑒,他給了我答案。

1924年,邱宏鑒的父親邱秉衡為了支持革命事業,冒著被砍頭的危險挺身而出,動員家人搬遷,將邱家老宅提供給瓊崖中共黨組織作為秘密聯絡點。邱秉衡在宅院里站崗、放哨、傳遞消息,親自參與到革命活動中。

1926年6月,中共瓊崖第一次代表大會在邱家老宅勝利召開。瓊崖曙光由此點燃,紅旗不倒的傳奇從這里書寫……不計名利,肝膽相照,是邱秉衡堅定紅色生涯的寫照。

邱宏鑒告訴我,青少年時期的他對于自家宅院并沒有太多的認識和了解。參加工作后,作為一名記者,他參與了《瓊崖星火》的采訪拍攝工作。正是這次采訪經歷,讓邱宏鑒了解到父輩從事的革命工作的偉大,也是在這一年,邱宏鑒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

邱宏鑒說,他最懷念的是在解放路上的新華書店里讀書的日子。現在他經常帶著兒子來到這里。他的兒子邱元彬說,短短十幾年,新華書店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之前的簡易鋪面變成六層高樓,之前讀書買書的地方變成讀書沙龍、讀者見面會的文化場所。這個被評為“最美新華書店”的地方,也在時代的發展下煥然一新。

每次,我作為導游介紹中共瓊崖一大舊址的時候,除了介紹它的紅色歷史以外,還會給游客講講發生在解放路上邱家老宅三代人的故事。

一條路的變遷,一座城的傳奇,幾代人的故事,夢開始的地方。作為一名從業11年的導游,我有責任通過自己讓更多的游客了解海南,了解景區景點背后的人文情懷。我會繼續為游客服務、為旅游行業貢獻熱血青春。

曹震:努力踐行行業核心價值觀

另外一位我非常敬佩的導游,叫種東楊,大家都叫他“蟲哥”。今年,他43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當他站在2019年北京導游大賽的賽場上,我們很難相信他是位癌癥晚期患者。賽后,我問他為什么會來參加比賽?面對鏡頭,他說:“在圓我心中的一個夢,我希望通過這個舞臺,能讓我的孩子們記住他們的父親在為自己心中的夢想而努力。”

這就是我們導游員的真實生活。看似平凡,實不平靜,大家都在努力提高自己的專業素養,認真接待好每一位游客,講好每一個家鄉故事,講好中國故事。我們堅韌,就像寧夏沙漠上的麥草方格兒,扎根與此。

我們是光榮的導游,我們熱愛這份工作,迎來每一個團隊,送走每一位游客,嚴寒酷暑,喜怒哀樂,都是一首歌。我們要走遍祖國山河,我們要游遍世界角落,把文化之光、文明之火在全世界傳播。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北京孩子,從事導游工作已經11年。在我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偶然聽學長說,導游可以免費游山玩水,還能兼職賺到一些零花錢。于是,我報名考取了導游證,開始了我的導游生涯。我喜歡在車上拿著麥克風和客人交流的感覺,它圓了我兒時想做主持人的夢想。

我有個習慣,會保留曾經帶過的團隊的照片,粗算下來,這些年我已經走遍了祖國的大江南北,還帶著游客去過全世界30多個國家,離我游遍世界五大洲的夢想越來越近了。

我們這一代導游員隨著中國旅游業的高速發展,比起前輩們來說,實在太幸福了。

我喜歡那種和客人們從陌生到依依不舍的感覺;我喜歡與客人拉近距離推心置腹的感覺;我喜歡當客人回家后給我發來信息說,“你是我見過最棒的導游”時那種肯定與贊賞。

在全國,還有和我一樣、共計70多萬導游員,我們在收獲幸福的同時,也必須承受著一些艱辛的付出。

在這里,我想起了2016年我主持北京導游大會時見過的兩個導游家庭。一個是我的朋友門躍和他的媽媽。阿姨心疼地問:“你這么早兒出門,這么大的霧霾天,你怎么也不帶個口罩啊?”門躍說:“我要是帶了口罩,講解起來客人該聽不清楚了……”

第二個家庭,是歐洲領隊楊馳的一家。那天,楊馳的妻子帶著他兩個5歲的孩子上了舞臺,小兒子捧著一個地球儀,我問孩子:“為什么要帶著地球儀?”孩子跟我說:“我在上面可以找到我的爸爸,我知道他每天都在哪兒,我很想他……”

這些都是我們導游員的真實生活。我們都在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努力踐行著旅游行業的核心價值觀——以游客為本、服務至誠,用我們的知識、我們的服務講好每一個中國故事。

大家還記得那個瘦小羸弱的女導游文花枝嗎?她是第一個獲得“全國道德模范”稱號的導游員。她的可貴之處,不僅在于她作為一名導游員遇到危險時對游客的一種堅守,更是日后成為一名駐村干部,繼續用自己的能力為社會做著奉獻,因此她當選了新中國“最美奮斗者”。

還有我的同事韓子春,一位普通歐洲領隊。他帶的團隊在西班牙突遭車禍,他第一時間喊出:“都別怕,有我呢。”事后,我們才知道,第一時間,我們所有在歐洲的領隊都行動起來,接力協作,圓滿地完成了團隊境外接待工作,將每一位游客都安全地帶回祖國。




責任編輯:李慶禹

相關推薦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2019免费注册送59元体验金